她晃了晃手中的袋子

作者:admin   发布时间:2020-06-04 06:02   浏览:
正文

“你?你是?”小千实在不认得眼前的这个人。仔细看,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个大美女。如花般的玉容,一头齐耳短发,让她显得英姿勃勃。一米七四左右的身材,绝对不输於专业模特儿。更让小千惊奇的是在这么个美女身上,穿的居然是警服,好一朵英姿飒爽的警花呀!可是小千是真的不认识这个人呀!“不认识我了?”那个警花一脸的热情,“两年前的那场街舞比赛屈居你身後的黄玉蓉呀?”哦?!小千这下子想起来了,那个t大的校花,街舞比赛个人组的第二名。真难为她,过了两年了还记得一面之缘的自己,不愧是天生做警察的料。“哦?!记起来了,原来是你呀!怎么,要去哪里呀?”小千问道。“哎,下班了,要赶回家,也没什么事。”黄玉蓉很高兴小千还记得她,“好久不见了,你在做什么呀?”小千把自己的往事大概说了一下,也问了一下黄玉蓉的近况。原来,黄玉蓉跟阿杰他们同届,毕业後,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,动用关系到风海市警察局做了一名户籍警,日子倒也过得平淡。一路上闲聊了一些话,小千把她送到家,然後自己也回到了陈阳刚的家里。小千刚一进门,就发现众人都在等著自己,甚至连最忙的欧阳静都没有走开。小千禁不住一愣,不解地问道:“怎么都待在这里呀?发生了什么事?”还没等阿杰回话,欧阳静就娇嗔道:“小千,你跑出去也不说一下去哪里,让人担心死了!”“担心?为什么?”小千依然一头雾水。“典礼结束後,有人在厕所里发现了大滩的血,怕出什么意外就报给我们知道了。”阿杰看著小千迷茫的样子,赶紧解释道:“後来经过阿仪分析,认为可能是于四海或黑道上的人派人来捣乱,被你给解决了。然後我们就估摸著你肯定去找他们算帐了,於是赶快派人到于四海的那家俱乐部附近找你,却没有踪影。真个让人担心死了,你没事吧?”看到朋友们的关怀,小千的心里禁不住感觉到一阵温暖。看来,朋友们还是挺重视自己的。不过自己实在不是做打手的料,最後竟然忘了清理战场!哎,失败呀!好在事情已经解决,不用再瞒他们了。於是小千就把自己怎么去找龙兴发,遇到些什么事情,最後怎么解决的过程给说了一遍,听得众人热血沸腾,惊叹不已。最後,小千顺便说了一下在路上遇到了黄玉蓉,听她说在做户籍警。阿杰和阿仪眼中禁不住流露出一丝喜色,小千看在心里,不觉满脑子的疑惑。“这可好办了!”阿杰高兴地说:“我们正在为你到天珠去的事情愁呢!本来我们打算动用公司关系给你搞定护照,可是想到你恐怕连身分证都没有,这显然是行不通的。另外,我们也曾想去做假护照,不过那实在不能保证安全。如果正正当当地办的话,要的时间太长,不过既然有阿蓉在那里,那事情就好办太多了。”看样子他们跟黄玉蓉也满熟的。“你们怎么知道我打算去天珠?”小千颇为惊奇地问道。“呵呵,其实小千你早就该去天珠的!如果不是为了我的事耽搁了这么久,你现在恐怕已经在天珠跟雪儿卿卿我我的了。”阿杰笑著打趣小千,他可不管小千会不会脸红。小千也被自己的问题给弄笑了。本来自己就是打算来找雪儿和惑心经的下落的嘛!众人都心领神会地笑了起来,这一瞬间,谁都没有注意到李晓嘉那微笑中掩藏著的一丝悲伤的神情。看著时间不早了,众人也都纷纷告辞了。阿杰和阿刚也都睡下了,只剩下小千和小梳子还没有入睡,当然,这不包括那只不用睡觉的白狂。小梳子虽没入睡,跟著小千跑了一天的她早已心力交瘁了,白天那种紧张的感觉是她一辈子都没遇到过的,现在早已经趴在小千怀里昏昏欲睡了。“白狂,你们说我是不是要把小梳子也带到天珠去?带著她会很不方便的吧?”小千向师兄三人徵求意见,想把小梳子留给龙兴发或阿杰照顾。再说了,现在也没有人会对小梳子有危害的,留下来不会有什么危险,而带在身边却恐怕会有许多麻烦。“怎么,想把小梳子丢下?”柳逸风显然跟小千有不同的意见,“你以为能丢下她吗?看她跟你的粘乎劲,一会不见就要找你,像个跟屁虫似的,你能把她丢下?”果然,像为了验证柳逸风的话一样,本来昏昏欲睡的小梳子突然一把抓住小千,口中喃喃道:“小千哥哥,别丢下我……”然後又不清不楚地说了些什么。小千凑近头一看,原来她在说梦话。“小千,你就带上她吧!多她一个也不多,更何况她根本就不会离开你。”郜凌风显然也不太舍得小梳子留下。毕竟,小梳子是除小千以外唯一能跟他们谈得来的人。而小千整天不是雪儿就是惑心经,哪及得上小梳子的天真可爱呀!“是呀!就算你嫌她烦,还有我们呢!用不著你来保护她,我们来就行了。”楼五也提出了相同的意见,显然小梳子是深得他们的欢心。既然如此,小千也不好再说什么。在风海市的最後几天,是小千一生中最无聊的日子。阿杰三人为了公司事务忙的焦头烂额,根本顾不上小千;而柳逸风和郜凌风为了自己的尊严,死活都不跟小千赌,而且恶毒地把小梳子拉到一边去,说是要教小梳子防身之技,其实就是让小千一个人反省去。穷极无聊的小千天天在街上逛来逛去,偶尔到游戏厅台、球室去温习一下旧时的技艺。最後他乾脆跑去看欧阳静的演唱会,给她打气加油,倒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,害得欧阳静绯闻连天也就算了,自己也被一堆狗仔队和几个星探纠缠,吓得小千赶紧逃之夭夭。今天,小千又一个人在街上闲逛,突然发现前边有好多人围成一个圈子看热闹,本来不爱凑热闹的他也凑过去看看。原来是一个喝得烂醉如泥的年轻人,坐在地上指著周围的人胡言乱语。小千仔细地听著那年轻人对周围那些人说的话。“你!印堂发黑,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。”“你……眉头不展,今天肯定要破财!”“你刑鬼临头,肯定要有牢狱之灾!”……总而言之,小千听他说了这么半天,没有一句是好听的,难怪这么多人纷纷指著他骂呢!小千摇摇头,正欲离开之际,那个人却突然指著小千说:“你!站住!”小千一愣,指指自己。“对,就是你!”那个人肯定地点点头,开口道:“这么多人里边,就你一个胸怀大志的。不过有一句话要告诉你,情之一劫,可成英雄,亦可败英雄。你应该是找人,能找到,只是你要看开点。”说著,那个人挥挥手,“你走吧!”小千啼笑皆非,哪有人这样说话的,可是他却觉得对方颇为神秘,最起码找人一项说得满准的。他仔细地打量著眼前这个人。看起来,他年纪跟自己差不多,却多了一脸拉碴的胡渣,一头雀巢般的乱发,沾满了泥巴,一双眼睛眯著,看不出什么眼神。身上穿著一件奇怪的衣服,看起来就像是古装里的袍子,只是沾满了泥巴,看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的。整个人身上有一股冲天的酒气,让人生出一股厌恶之情。不知道怎么的,小千偏偏对眼前这个人生出一股神秘莫测的感觉,而且这种神秘中传出一股想让他亲近的感觉。小千笑了笑,对著这个人道了谢,并放下了一百元,转身走了。看著小千转身离去,这个人的眼中突然生出一道精光,不过马上又隐逝不见了,让看到的人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。这个酒鬼伸手拿起小千留下的一百块钱,弹了弹,露出了自嘲的神色,然後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泥土,向著小千反方向走去。小千一路上想著这个奇怪的年轻人,心里不禁产生了一种奇异感觉。那种感觉就好像这个人是自己的亲人一般,让小千有一种想亲近的感觉。小千自己也不禁笑了,对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有亲人的感觉,小千自己也觉得好玩。不知不觉中,小千又回到了陈阳刚的家,本来打算去逛的念头就这样消失了。也好,待在家里,努力研究一下意念力的控制,应付将来的大战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回到家中,黄玉蓉已经等候多时了。看到小千回来,她晃了晃手中的袋子,“怎么样,我办事效率不错吧?这么快给你办好了户籍,还有身分证,你要怎么感谢我?”“你说吧!”小千这几天已经被敲诈得习惯了,已经无所谓了。“真的?”黄玉蓉神秘兮兮地说:“那你要记得我的好,答应我一件事情。”“什么事情?”小千觉得有点奇怪,前边的那些人都是要小千请吃的,哪有什么事情的约定呀!“还没想到,想到了再告诉你。”黄玉蓉看来是觉得不是时候说她的事情。“好吧!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就答应!”小千也无所谓。正在两人说话间,阿杰和阿仪还有阿刚都来了。现在他们不方便再住阿刚家里,每个人都有自己住的地方。本来小千也要搬出去的,可是阿刚说什么也不准,只好作罢。“哟,谈得这么投机呀?是不是看上我们家小千了?”从赌债里解放出来的阿杰跟以前简直判若两人,不仅一洗以前的颓废,人也变得更加开朗和爱开玩笑了。“我看上你了,你要我吗?”黄玉蓉不甘示弱,马上反击。“哎,那我可不敢!像你这种母老虎,要了你哪还有命?”阿杰故意损黄玉蓉,气得黄玉蓉娇嗔道:“阿杰!你是不是不想活了?”“好了,好了,我投降!”阿杰看事情不对,马上结束了口水战,果然见风使舵,跑得可真快。“咳,ag视讯游戏网投平台小千, ag电子游戏投注平台你的护照和机票我们已经办妥了!”阿仪见两人不再闹了, ag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官网平台马上说正事。“是後天的!这张是世界通用的金融卡, og视讯游戏官网里边有一些钱。想你找雪儿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找到的,拿著有用。”说著,阿仪把手中的袋子交给小千,又拿出一张金融卡递给小千。看到小千接过了,阿杰开口道:“还有一个问题,你是以我们公司的员工身分出国的,因此,还得有另一个人跟著你去,去真正地开拓我们的业务。我们三个谁都走不开,就晓嘉和你一起去吧!”说完後,他也不理小千的感觉,马上跟其他两个人说:“我们该回公司开会了。有了龙哥的支持,我们也该考虑一下,扩展公司业务了!”说著,三人逃也似地飞快地走了。“搞什么嘛!见了我跟见了鬼似的,跑这么快!”小千在心里埋怨著。他却不知道,那三个人真的是心里有鬼,至於是什么事情嘛!呵呵,当然是关於漂亮妹妹李晓嘉的事了。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。小千在这两天内潜心研究意念力的使用技巧,他心中有一种感觉,幻将道肯定不是容易对付的。也许,他还会遇到别的突发事情也有可能,只有努力提高自己的本钱,才能在赌术大赛中想办法赢得那本幻心术。而白狂这段时间则一直和小梳子神神秘秘地躲在一角,不知道做些什么,连小千也不许听,这两天也不例外。送别是不舍的,但分别却也是必须的。每个人都衷心地祝福著小千,小千也衷心地对他们每个人都表示感谢。然後,在李晓嘉的带领下,小千和小梳子还有小千肩上的白狂向安全检查通道走去。“对不起先生,你不能带宠物登机!”安全检查人员礼貌地对小千说道。“宠物?”小千一愣,然後顺著检查人员的眼光,看到了自己肩上的白狂,“哦,对不起,我马上去把宠物寄存!”小千忍著心中狂笑的冲动,快速地离开安全检查通道,向偏僻的角落走去。“哈哈哈……你是宠物呀!你一定要听话哦!”小千指著白狂大笑道。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狂笑的冲动,终於笑出了声。“死小千,你想死呀!”看著小千狂笑的样子,柳逸风三人异口同声地骂道。“好了,好了,不笑了!”小千好不容易止下自己的笑声,“那你们说怎么办?总不能你们不去吧?”“哼,我们自有办法!”怒哼声中,原来在小千肩上的白狂突然不见了。“呵!还会隐身呀!”小千对这个技能倒是赞叹不已。不过他还是打开箱子把隐了身的白狂放了进去。“在里边待会儿,不然你们就算隐身也有被查出来的可能!”小千根本就是想藉机整治他们,谁让他们放了自己这么多天的鸽子。可怜赌神、赌邪聪明一世,竟在这关键时刻被小千所骗,乖乖地钻进了小千的圈套,难道他们就没想到过直接隐身飞上飞机吗?好不容易,小千一行人总算完成了登机的一套程序。而箱子里的白狂这时才反应过来,自己明明可以直接隐身从外边飞进来的,这一时不察,竟中了小千的奸计。看来,这个坏小子是越来越奸诈了。在小千得意的笑声中,飞机飞向了蓝天,飞向了小千梦中与雪儿相见的天珠,飞向了小千新的舞台。南盟天珠,一个充满浪漫与激情的国家,一个充满艺术的国度。曾经有人说过,每个天珠人都是一个天生的艺术家。也许这并不是事实,但却从一个整体的方面说明了天珠充满了艺术元素。而文学家梅希在其随笔文集《天珠风情》中说过:“生於天珠市,就等於作了两回天珠人。”对於天珠人如此,对於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来说,成为天珠人都是件无比荣幸的事。从古至今,从世界各地汇集至天珠的年轻人都拥有各种梦想和野心,在这里,他们曾实现梦想,也曾有过失望,然而正如利尔克曾说过的:“天珠是一座无与伦比的城市。”而今天,小千也来到了这座艺术与足球并存,浪漫与野心同在的世界之都,来寻找他那一生中都不曾忘掉的人,来完成历代千神都无法完成的统一惑心经的任务。下了飞机,小千终於把闷了一路的白狂给放了出来,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早把三个人给闷得快要生病了。一路上,柳逸风不停地向小千传著意念,发著牢骚,小千终於又体会到了当初那种疲劳轰炸的感觉,把初坐飞机的新奇感给驱赶得一丝都没有了,一心只盼著目的地赶快到来。而小梳子则是比当初活泼多了。初次坐飞机的新奇让她一路上老是不停地问著小千各种问题,给小千以双重轰炸。还好边上有著李晓嘉,看出小千的疲色,把小梳子拉了过去,解除了小千一半的危机。放出来的白狂这下子开心多了,再也不愿以鸟的形式出现了,马上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化身为人形,这次出来的是柳逸风的形态。小千倒是第一次见到柳逸风的样子,不过七小时的时差再加上一路的疲劳轰炸实在让小千无精打彩的,对柳逸风的出现一点也不表示惊讶。来到阿杰他们提前订好的宾馆倒头便睡,气得现宝似的柳逸风牙根痒。郜凌风三人在天珠都有产业,已经快三年没回去的他们把小千抛在一边,带著小梳子回家去处理自己的事务去了。而李晓嘉也顾不上小千,综合新闻忙著去开展自己的业务。好在已经有了被遗弃的先例,小千倒也不在乎。更何况这里又不是风海市,全被小千逛遍了,就当自己来观光旅游好了,小千心里这样对自己说。天珠不愧是世界上十大名城之一,其三千多年的历史不仅让它保留著许多闻名世界的历史遗迹,更是添加了许多宏伟壮丽的现代化建筑,果然对得起“花都”之称。小千内心里一边赞叹著,一边游荡在人潮熙熙攘攘的大街上。来天珠已经快一星期了,在这一周内,小千逛遍了整个天珠的名胜古迹。如果仅从外表上看,你绝对看不出小千跟其他的观光客有什么不同,但实际上,小千的内心充满了对重逢的期待,有好几次,他都在街头上遇到了相似的背影,可是冲过去之後,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。至於赌术大赛一事,小千倒不著急,有赌神、赌邪出面,什么事情搞不定?沿著天珠主大街,小千又一次踏上往“罗佛宫”去的路,或许在目前的心境中,也只能由罗佛宫里那些绝世的艺术珍品才能将小千的心境解放,让他暂时忘却对雪儿的思念,让他静下那焦躁不安的心。不知道为什么,离雪儿越近,小千越觉得不安,他怕,怕会有一些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……时值金春四月,对於长期覆盖於灰色天空之下的天珠来说,春天是美丽的季节。路边的棵棵树木吐出了绿的芽,一边的鲜花也已经破土而出,更为花都增加了无数美丽的风景线。以著名的天珠主大街为中心,到罗佛宫一带,是天珠最繁华的地区之一。路上行人满面春风,神态优雅;灿烂的阳光照耀著大地,暖洋洋的。人们忙著将椅子挪到室外,摆起了露天咖啡屋。在这阳光明媚的日子,喝著咖啡,享受日光浴,对於很少受太阳惠赐的天珠人来说,真是最佳享受。然而,对小千来说,这只是天珠的春天,小千的心中依然是冰封万里。接到柳逸风发来的确切消息,赌术大赛要等到六月份才正式开始,在这之前的一个月内,要给小千更加严格的训练,因此,小千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来找雪儿。不过,楼五倒是派了不少人去明查暗访,只是天珠实在太大了,楼五虽然派了不少精英,至现在为止,却也没查到什么,毕竟已经过了两三年了,雪儿现在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,谁也不知道。罗佛宫已经遥遥在望了,在其入口处建有被称作“中庭”的玻璃金字塔已经清晰地映入了眼廉。看到世界艺术珍品收藏地,小千的心中禁不住生起一种宁静祥和的感受,每一件艺术品都能带给他一种明悟的感觉,可是到底悟出了些什么,小千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不过,当小千内心感觉到烦闷的时候,他就会来到这里,不用定心,只要面对著这些惊世之作,他的心自然而然地就会平静下来。小千信步来到绘画区,这里挂著艺术大师达.奇的传世之作“蒙.丽莎的微笑”。这里的人并不是很多,只有几个艺术家在这里临摹著大师的巨作。突然,小千的身形僵住了,一道他魂牵梦萦的身影映入了眼廉。他只觉得嘴唇发乾,心脏开始不争气地剧烈跳动。小千舔了舔乾的快要发裂的嘴唇,想要叫,却又不敢叫出声音,一时间,整个人就那么呆呆地立在那里。彷佛感应到了小千如火如电的目光,那道人影转过身来,向小千望去,竟然也马上呆住了,一股不敢相信的神情迅速布满了她的面部。“小……小千?是……是你吗?真的是你吗?”声音中透出了颤抖,那身躯竟也随著声音的颤抖而产生轻微的颤栗。一瞬间,小千的虎目中布满了眼泪。两年了,两年没见的雪儿终於又出现在眼前了。现在的雪儿变了很多,已经没有了当年那种孩子式的冲动,头发也长了很多,变成了披肩的长发,整个人看起来温柔多了。虽然变了很多,可是依然是那个他深爱著的雪儿呀!小千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“雪……雪儿……雪儿!”小千快步跑上去,想把雪儿抱进怀里,可是不知道怎么的,到雪儿面前他突然又停住了,原来雪儿竟站在原地未动。“小千,你好吗……”雪儿轻轻地问道,若有若无地回避著小千那海一样深情的双眸。“我,很好,你呢?”小千没有察觉到雪儿的回避,对他而言,见到雪儿已经是世上最开心的事情了。可是千言万语汇在嘴边却又说不出来,竟变成了这样一句话。小千多想对雪儿说,自己对她有多么的思念,多想对她说,自己对她有多么的爱恋,多想告诉她,这两年来自己过得有多苦,对她的思念有多么的深,然而这一切,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声音沉静了下来,空气中充满了异样的尴尬气氛。“那……”雪儿开口打破了沉寂,“我们到别的地方去聊会儿吧!”来到天珠大街附近的一家brasserie(自制啤酒的啤酒屋,可以作咖啡厅用),两人要了点饮食,坐下来聊起往事。原来,雪儿在苦候小千一年以後,以为小千出了意外,伤心之余,休学跟父母来了南盟,定居在天珠。放弃了原来的新闻专业,专心学习绘画,竟然也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画家。说到这里,雪儿停了一下,看了一眼眼前的小千,然後低著头接著说:“後来,我遇到了我的老师罗伯特,在他的指导下,我的画艺有了长足的进步。再後来,在学艺中,他爱上了我……”雪儿的声音越来越低,最後几不可闻。小千的心顿时如遭锤击。雪儿的声音虽然很轻,听在他耳朵里却有如霹雳炸顶。一时间,小千的脑子中一片空白,两年多的思念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,雪儿再说什么,他都听不进去了。为什么!为什么苍天要这样对自己?!这段时间来,小千不好的预感终於应验了。小千再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,他只想找一个地方一个人静一静。现在,他什么都不想再听。“对不起!小千!”雪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“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,我苦候了你一年而没消息,是上天捉弄了我们。现在,罗伯特很爱我,对我也很好,他珍视我,保护我,我不能负他!小千,我爱你,但是,却不能跟你在一起,因为我已经是罗伯特的未婚妻了!”说著,雪儿也已经泪流满面了。“小千!别怪我!”雪儿最後对小千说:“要怪,也只能怪我们的一见锺情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吧!”说著,雪儿抄起自己的皮包,哭泣著掩面而去。小千呆呆地坐在那里,整个人已经停止了思维。也许,这个时候,只有酒才能解决他的忧愁吧!“waiter,拿酒来。”小千对侍应生喊道。一杯又一杯啤酒下肚,小千已经分辨不出自己的脸上和身上是酒还是泪了。朦胧间,觉得好像有人跟他拼酒,但他也看不清楚对方是谁了,只知道自己喝了好多好多,最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宾馆的。这时,李晓嘉已经回到了宾馆,看到小千满面苍白的吓人神色,吓了一跳。在她的印象中,小千从来都是一个微笑著的开朗少年,从来没有其他的情形过,今天是怎么了?“小千!你还好吧?”李晓嘉关心地问道。然而小千一把将她推开,直接冲进自己的房间,“砰”的一声关上门,然後一把扑倒在床上,眼泪再也止不住了,汹涌而至,湿透了整个枕头。他尽量抑制自己,不让自己哭出声,然後,那股哽咽在喉头的气让他不得不哭出声来。多久他都没这样哭过了?自从遇到老头子後,老头子就教自己坚强,即使是老头子的失踪,小千也没有流过一滴泪。流浪的日子,自己被人打、被人骂,甚至被人侮辱,他都用老头子教自己的“男儿有泪不轻弹”来告诉自己。而今天,他再也做不到这一点了,他再也忍受不了自己两年来的精神寄托离他而去,他什么都不愿去想了,只有泪水才能让他发泄出内心的痛苦。外边的李晓嘉好像明白了什么,可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小千。或许,她只能默默地坐在这里陪著小千,分担著他内心的痛苦。光线慢慢地暗了下来,小千也早已停止了哭泣,可是他的内心,早已布满了伤痕,雪儿的话如挥之不去的幽灵一般在耳边不断地回旋、徘徊。“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……”“我们的相爱,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!”“我爱你!可是却不能和你在一起……”“我已经有了未婚夫……”……“为什么?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!”小千心中充满了不甘和屈辱。他的指甲早已深深地陷入了掌心。可是又能怎么样?这毕竟是雪儿的选择!这时,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手的疼痛,但相比之下,他的心才是更痛的。月光透过窗子洒进了房间,外面喧哗的城市也逐渐宁静了下来,天珠的夜生活正式开始了。小千从床上爬了起来,心里边好受了一点。自己这样哭也没有用呀!为了不被李晓嘉再提起自己的伤心事,小千觉得自己还是出去走走好一点。宁静的特塞河在夜光的照耀下显出七彩的霓光,流水如碎裂的宝石一般,流溢光彩。而最让漫步特塞河畔的人们恋恋不舍的,却还是那让人陶醉的、横架於特塞河上的桥。这座桥不仅是让天堑变通途,更将厚重的天珠历史承载,与特塞河一起见证著花都的变迁和发展。小千走在这连通罗佛宫和法兰弗学院的艺术桥上,看著连接左右岸两端处的雕塑,白色大理石托起风情万种的女神雕像,令所有穿行的游人围转沉吟。她们高大、健硕、丰满、自信、青春的脸上写满了自由、平等、博爱。在这安静的桥上,三三两两的分布著几个情侣,亲密地凑在一起呢呢喃喃。看著这眼前情人们的亲密,小千的心中更是泛起了一丝苦涩。为什么自己要来这个地方,看著人家出双入对的?小千实在觉得自己这样立在这里有一丝突兀,情侣们的亲密又勾动了小千心中的痛,一幕幕的往事情不自禁地又浮现在眼前,一段,一段,流浪,忧伤……这时,他看到在桥边,有一个年轻人如疑如醉地拉著小提琴,悠扬的琴声更为这浪漫的桥头增加了一丝罗曼蒂克的情调。小千禁不住一时技痒,等那个年轻人一曲终尽,他走上前去,开口道:“请问可以借我拉一曲吗?”那个年轻人惊讶地看了看小千,并没有开口,只是微笑著递上了自己的小提琴。小千接过琴,试了一下音,然後缓缓闭上眼睛。也许,此刻,只有琴声能抚平他那受伤的心灵。小千忆起与雪儿相识的种种经过,那举手投足,那一笑一颦,都那么让小千如疑如醉,可是而今,那一切,都已经不在了。在小千沉醉於往事的同时,琴声骤起。开始,如月光般的温柔沉静,又如行云流水般地缓缓流动,彷佛一个局外人,述说著一个爱情故事的开端,是那样的祥和,那样的平静。渐渐地,琴声有了波澜,那是小千被雪儿初吻时的喜悦、害羞,如鱼儿逢春雨,跃出水面欢呼雀跃,打破了流水的宁静,带来了春的希望。随著小千与雪儿的那一夜缠绵,那车站送别,琴声马上变得缠绵柔和,似绵绵丝雨落在竹头,又如春笋露头,带来了期待与思念。而再下去,则是小千两年内绵绵无期的思念,如滔滔江水,连绵不断,亦如大河泛滥一般不可收拾。随後的重逢之喜,分手之疼,亦淋漓尽致地表现在琴声中。而最後,小千那无尽的心伤,与心中割舍不下的爱,亦随著琴声的波动,如泣如诉,向世人告知著他的痛楚。不知不觉间,小千的眼泪已经沿著双颊滑落,撞到地面,碎成无数颗包含著小千血泪的小水滴,似乎也将心中的悲哀郁闷摔了个粉碎。终於,一曲完毕,旁边的那些人都惊呆了,直到那个年轻人开始鼓掌,众人才如梦初醒般地纷纷鼓掌,随著而来的就是各种零币。小千也傻掉了,没想到众人竟然把他当成卖唱的了。不过这一曲确实让他的心情好了很多。当小千刚想离开时,那个年轻人来到了小千面前。“可以跟我交流一下吗?”这个年轻人微笑著说:“如果你不介意我是个吸血鬼的话!”“吸血鬼?”小千惊异地望著眼前的年轻人,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?”“因为你有一种让我信任的气质!”吸血鬼微笑著对小千说道:“因为你身上有一种强大的力量,让我产生了一种能跟你做朋友的感觉,更因为你刚才的琴声让我明白了你为爱而伤痛的心,所以,我才想要跟你请教一下琴技!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?”“琴技?”小千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真对不起,我仅仅学过而已,从来没有像刚才那样,刚才我只是突然有种想要发泄的冲动,打扰了你们的安静,真是对不起!”

  福彩3D第2020024期开奖日期:2020年3月13日,历史上第024期已开出了18次奖号,历年同期号码分别为:773、388、997、268、344、875、624、709、664、637。

,,抢庄牛牛电玩棋牌游戏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澳门赌博现金网投注平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